威尼斯人棋牌游戏网站 > 玄幻魔法 > 盛唐再临 > 第230章 玻璃出炉
    充实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间,时节已经走到了暮春三月。
    天气越来越暖,总算是告别了漫长的寒冷。
    招募的人手也终于足够了,一条从渭南韦仁实的封地里通往长安城的水泥石子路,也终于开始动工了。
    韦仁实从军营中出来,刚到家中,正准备去一趟渭南,到修路的工地上面看看。就见一辆马车停在自家大门口。
    韦仁实走到马车旁边,正好看见焦海清从上面下来。
    “哟!这不是焦大掌柜么?!”韦仁实故作吃惊的说道。
    焦海清立刻答道:“韦将军多日不见,风采依旧啊!”
    韦仁实咧嘴笑道:“你可不敢乱喊,折冲都尉可够不着称呼将军的。传入言官耳朵里,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焦兄今日怎么亲自来了?”
    焦海清笑道:“有两个好消息,我得亲自来给你说,讨个彩头。”
    “两个?”韦仁实一听,便笑道:“让我猜猜,炼焦成功了?”
    “若只是炼焦成功,那本大掌柜值当跑这一趟?”焦海清哈哈一笑,道:“是出好钢了!而且,玻璃窑上也出东西了。”
    韦仁实一愣,出好钢了?!
    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焦兄,你可别蒙我啊。”韦仁实有些不可思议。
    “你看看这叫什么话?这等事情我敢乱说?”焦海清不满道。
    韦仁实一下跳上了焦海清的马车:“走!去渭南!”
    焦海清一愣,道:“我还没吃饭呢!”
    “先去渭南!随后我给你做一桌!”韦仁实说道。
    焦海清上了马车,二人往长安城外而去。
    走出一条街,韦仁实突然又道:“等等,先去广陵郡王府!”
    “去那儿?”焦海清问道:“去那里干嘛?”
    “玻璃上他占的份子与我一样多,炼钢那边,他又是皇帝和太子商量之后推出来的名义上的领头人,叫上他才算是名正言顺。”韦仁实答道。
    焦海清一笑:“你还真是小心。不过谨慎些是对的。”
    说罢,又对赶车的小厮道:“赶得快些!”
    外面小厮应了一声,马车陡然提速了不少,向着广陵郡王府奔去。
    到了那里,韦仁实见了李淳,直接问道:“今日玻璃窑里面出了第一批成品来,我准备去看看成色,淳王爷要不要同去?”
    “玻璃窑烧出东西来了?”李淳眼前一亮:“说起来我也是玻璃窑的股东之一,恩,今日既出成品,我自然也要前去视察一翻。走,同去!”
    等李淳换了一身便装,带了侍卫,二人一起出去。
    到了门口,却是正好瞧见了李代宗儿从马车上下来。
    李代宗儿也看见了二人,又看李淳穿着便装,眼中登时一亮,连忙问道:“大哥莫非要出游?”
    “恩,今日仁实哥儿的玻璃窑出东西了,我正准备前去看看。”李淳看了看她,说道。
    “我也要去!”李代宗儿缠起了李淳。
    这两样东西叫李代宗儿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李淳便也带着她去了。
    两辆马车一道离开了长安城,此时已经是午后,快马加鞭的,至于后半晌总算是赶回了渭南,到了煤场的窑上。
    几口窑上正在热火朝天,老窑头正在不停的吆喝着指挥那些窑工,韦仁实过去的时候,正看到窑工正在将窑里的东西往外退。
    “退火了没有?”韦仁实走上前去问道。
    老窑头回头过来,才发现韦仁实来了,赶紧行了礼,然后答道:“回小郎的话,大前儿个就烧成了,一只退火到现下,才开始往外面取。中间照着小郎的吩咐,逐渐降低窑里的温度。不过这头一批是试窑的,没怎么做吹制呐,出来可不成形的,难看。”
    韦仁实点了点头,等窑工从窑里退出东西来,就赶紧走了过去。
    李淳和李代宗儿也赶紧凑了上前。
    就见一块块还算透亮的晶块儿被挑了出来。
    “真是琉璃!”李淳惊呼了一声,看着面前摆着的一大堆晶块儿:“透亮!比胡商卖的可透亮不少。”
    嘿嘿笑了笑,韦仁实转身命令道:“去,拿滚水和冰水过来!”
    这是韦仁实早有交代的事情,老窑头立刻就令了俩人去提溜了过来。找来了两个木盆子,里面各放入了几块儿那种晶块儿,然后一盆子滚水倒下去,浸泡一会儿后,立刻捞出来又扔进了一盆子的冰水里面。
    片刻之后,韦仁实立刻就眉开眼笑起来了。
    没被激碎!
    果然是退火的问题!
    原先的琉璃没有经过退火这倒工序,盛了热水就会被激碎掉,这些晶块儿就都完好,没有碎掉!
    “妥了!”韦仁实笑着对老窑头说道:“很好,你们都去石叔那里领赏去!老窑头一百贯,其他人三十贯!下回开始试试吹制,先不用太复杂的形状,吹几个杯盏就行,到时候再以沸水与冰水试之!”
    众人一听,赶紧上前感谢赏赐。
    李淳招了招手,将老窑头招了过去,眼中满是期的问道:“老师傅,本王问你,你烧这些琉璃块儿,本钱约摸多少?”
    老窑头转头看看韦仁实,韦仁实对他说道:“听见没有,人都自称本王了,你还不赶紧过来行礼回答?!这可是个王爷!”
    李淳顿时无语,李代宗儿在旁边吃吃的笑。老窑头这才反应过来,吓得脸都白了,赶紧过来忙不迭的行礼,又答道:“这个,因这是第一次出成品,故而多了些,加之之前烧坏了好几窑,浪费了许多河沙。这么算下来,得有好几百贯!”
    “什么?”李淳虽然已经提前得知成本不高,可亲耳听见却还是大吃了一惊。
    老窑头却是会错了意,连忙又解释道:“王爷息怒!这是刚开头,只要是试了好些回!眼下既然出了成品,往后就不会浪费那么多了!老汉算着,一烧窑的琉璃出来,所有的本钱加起来,只需几十贯,撑死不会过百贯!”
    “好!”李淳眼都红了:“赏!玻璃窑上的一干人等,每人赏绢二十匹!”
    说罢,又激动的看看地上那些琉璃块儿,问道:“仁实哥儿,这东西我要带走些!”
    韦仁实咧嘴笑了起来,道:“淳王爷别急,还有另外一样更好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