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棋牌游戏网站 > 都市言情 > 王爷家的美味娘子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雅风苑
    王爷家的美味娘子正文第二百五十一章雅风苑青海倔强的给宋瑶磕头,好似宋瑶不答应他,他就不会起身似的。
    宋瑶皱眉看着青海,总觉得青海应该隐瞒了什么事。
    可青海不说,可人也不说,宋瑶也不好再追问,只是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派人去查一下真相。
    “婚姻乃是大事,可人是否同意嫁给你,你自己去问她吧。”不忍心让青海一直磕头,宋瑶正色道:“青海,你应该知道我把你当做元宝的师傅,把可人看作是妹子一样。莫说是你们,便是府里的其他人,在婚姻之事上,也有自主的权力,我不会为难你们任何人的。”
    “是,青海明白。”青海点头,又朝宋瑶叩了个响头,这才告辞离去。
    晚饭后,可人也来到宋瑶这,虽然一脸倦色,还是将自己这段时间做的事,都向宋瑶禀报了。
    不过对于那天发生的事,可人并没有细说。
    到底是心疼可人,宋瑶便让可人休息几日,只管想休养一段时间。
    其实宋瑶心里隐隐有了答案,一个女人出事,能磨人心神的,除了那档子事还能有什么?
    但青海和可人都不是吃闷亏的性子,想必他们已经报仇了,再去调查也只会让多几个人知道可人的遭遇,让可人更加的难堪罢了。
    不管怎么说,可人到底是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宋瑶便也不再挂心。
    元宵节,宋瑶带着两个儿子去玩了一通,自也花了不少的银子,累的母子三人第二日日上三竿才起身来。
    “夫人,云夫人派了个嬷嬷过来。”红袖等宋瑶起身,这才进屋服侍。
    “义母有心了。”宋瑶轻笑道:“一转眼,一年就过去了,你们几个小丫头都要成亲了,我也老了。”
    就在正月十五那天,青海花重金找了媒人下聘,聘礼与青山相比倒是少了一些,却是青海的全部积蓄,还有青山这个兄长给添置的一些。
    可人答应了青海的求亲,婚期和青山他们定在一天。
    莫说青海的银子本就没有青山多,就是他再有钱,在聘礼这方面越过了青山也不好。
    青海在意可人,可以在成亲后把私产都给可人管理,在聘礼这方面却最多能与青山看齐。
    去年宋瑶在京郊买了不少的庄子和良田,给几个得力的丫头,还有青山几个都分了一些,留着他们成亲用。
    这会为了表达诚意,青海也学着青山,把自己分到的那份过户到可人名下,当做聘礼送给可人。
    京城里一向是小道消息散播最快的地方,宋府的下人成亲都有二十台的聘礼,还全部都是干活,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城,让人不禁怀疑宋府到底有多大的家底。
    不过再多的猜测,也无法得到证实,毕竟宋记的生意太多了,他们不可能都摸得透。
    “夫人这么说,连公子若知晓,怕是要呕血了。”红袖动作熟练的为宋瑶梳妆,打趣道:“只要夫人点头,定是比奴婢几个先嫁出去的。”
    “你这丫头,自从同意嫁给青山之后,越发的贫嘴了。”宋瑶嗔了一声,倒不见恼怒之色。
    待梳妆之后,宋瑶简单的吃了早饭,便让人带着云府的嬷嬷到后院来教导规矩。
    正月里事情不多,宋瑶倒是可以专心的学习这些东西,不会被人打扰。
    在正月十七这天,宋瑶接到赫连晟命人送来的礼物,还有一封书信。
    礼物自是恭贺宋瑶认了义兄的,不管赫连晟心里如何想,这个时候也只能表现出大度来。
    信函则是说他有事要外出一段时间,估摸着二月中旬能回来。
    并且还给宋瑶准备了一封推荐信,若是宋瑶想送两个儿子去官学,就拿着推荐信去找山长,自会有人安排,且没有有效期。
    对赫连晟的细心,宋瑶心中熨帖,但还是有淡淡的担忧。
    若非是处境艰难,赫连晟要离开京城,怎么会不当面辞行?
    可赫连晟已经交代了行踪,宋瑶也不能再去查他到底在哪里,否则便是对赫连晟的不信任,宋瑶不想让自己变成那种时刻盯着自己男人的深闺怨妇。
    正月里,一般大户人家都不会举办宴会,即便是举办宴会也都是小型的,多数是家族或姻亲之间的。
    当然,也有那种无法排开日期的,例如大寿或是嫁娶之日。
    云家广发邀请函,让京城的人都不禁观望起来。
    尽管云家只是商户,可云家的财富和姻亲,却让京城的那些大员们也会卖面子。
    至于宋瑶,有雅风娘子的雅号,又是新晋的大富豪,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靠山,许多人对她也颇感兴趣,自是愿意参加这次的宴会。
    正月十八这日,宋瑶早早的便被云夫人接到云府中,且安置在云中瑶的闺阁之旁的院子,还取名为雅风苑。
    宋瑶的别号是雅风娘子,这个院子叫做雅风苑,一则是告诉云家那些人要记得宋瑶的名头,莫要随意欺辱。
    二则也是告诉宋瑶,这里就是她的家。
    “姐姐,以后你会常回来这里住吗?母亲说,这个院子以后就是姐姐的了,会一直给姐姐留着。”云中瑶一大早便来到雅风苑,看着宋瑶上妆。
    云家大房的人口并不多,而云中瑶的地位有特殊,所以她的院子最邻近主院,而这边不是庶出有资格入住的,便空着几个院子。
    如今宋瑶要成为云家的义女,云夫人特意在云中瑶的院子旁给她留了个院子,这也是在告诉世人,云家对这位义女的看重。
    “我不回来,瑶儿就不回去找姐姐吗?”捏了捏云中瑶的鼻尖,宋瑶轻笑道:“虽然宋府没有云府大,可姐姐家里人少,妹妹若是去住,倒是能多点人气。”
    即便有了这雅风苑,宋瑶也不可能会留宿这边。
    宋府距离云府并没有多远,即便是过来云府参加宴会,回府也不过是隔着两条街的事。
    且这里到底是云家,院子里都是云家的下人,宋瑶用着不顺手,还需要地方一二。
    倒不是不信任云夫人,而是任何大家族中,都免不了有腌臜之事,这雅风苑的下人想必也不会忠心一个外来的小姐,毕竟谁捏着他们的卖身契,谁就是主子。
    最重要的是,宋瑶有两个儿子,若是留宿在这里,便要另行安置儿子,否则不合大户人家的规矩。
    宋瑶可不愿意让孩子们涉险,却也不好意明着拒绝,只能婉转道。
    “真的可以吗?”云中瑶眼神一亮,很是期待。
    自从出生以后,云中瑶虽然备受宠爱,却鲜少有出府的机会,更不要说夜不归宿。
    若是能体验一番,云中瑶方才觉得人生圆满了。
    “只要义母同意,我自是欢迎之至。”宋瑶不敢把话说满了,免得云中瑶失落。
    云中瑶思忖了片刻,便不再继续这话话题。
    想要在外面住,家里定然是不同意的,但多个地方可以走动,已经让她很开心了。
    “对了,这是大哥让我送给姐姐的。”云中瑶说着,忙打开随身的玩偶包包,拿出一个锦盒放在宋瑶手中,“大哥说,姐姐不喜欢繁琐,可今日的仪程却不能有半点疏忽,所以还请姐姐到时候配合一下。”
    “嗯,我知道了。”宋瑶暗暗吐了一口气。
    自从云府派了嬷嬷过去后,宋瑶便知道结拜仪式繁琐成什么样了。
    若不是怕抹了云中逍的面子,宋瑶真想取消这个仪式。
    结拜本是他们两个人的事,现在却是要通知天下人,当真是够累的。
    想到自家大儿子的认亲宴,宋瑶不由得勾了勾嘴角,她好像办的太简便了,会不会让人觉得她对宋银宝不够重视?
    宋瑶想着,便想打开锦盒,却被云中瑶一把按住。
    “大哥说了,让姐姐别急着打开。”说着,云中瑶俏皮的吐吐舌头,不好意的道:“原本大哥是让晚上给你的,可我怕自己会忘记了,所以才现在给了姐姐的。”
    宋瑶失笑,这个小丫头还真是可爱。
    “红袖,你且帮我收好。”宋瑶将锦盒递给红袖,心里虽有些好奇,但也不急在这一时。
    宋元宝兄弟俩参观完了院子,便来宋瑶的房间看她。
    见宋瑶打扮的犹如仙子下凡,两个小子相视一笑,都是一副与有荣焉的神态。
    “娘亲真好看,怪不得能生出我这样英俊的儿子来。”宋元宝笑嘻嘻的道。
    “臭小子,你这么自恋是随谁啊!”赏了儿子一个大白眼,宋瑶最是受不了儿子臭屁的模样。
    “当然是随娘亲喽!”宋元宝嘿嘿一笑,凑到宋瑶身旁道:“儿子这不是自恋,而是自信。大哥,你说对不对?”
    宋元宝的后半句话,自然是问向宋银宝的。
    “娘亲好看,元宝可爱。”宋银宝也笑,在宋元宝得意之际,淡淡的补充道:“不过我的气质更像娘亲,稳重、亲和。”
    宋银宝一向都是少言的,这会竟然也学着宋元宝的模样自夸,脸皮薄的他还有些不好意思。
    便是宋瑶和宋元宝也有些意外,随即都大笑出声。
    这才像是一家人,一样的臭屁。
    云中瑶很是羡慕的看着一家三口的互动,奈何她却无法插话,免得破坏了这么和谐的一幕。
    生活在大家族之中,云中瑶虽然有父母和兄长的疼爱,可到底是少了这种活跃的气氛,多了些束缚人的规矩。
    不过这会没人注意到云中瑶那羡慕的眼神,母子三人互相吹捧的开心,完全忘记了他们不是在家中,一会还有正事要办。
    伺候宋瑶梳妆的人,除了红袖和可人,便是云家的下人。
    见母子三人这般互动,不由得皱起眉头。
    到底是草根出身,即便有了财富和名望,也终于是上不得台面的,真不明白自家夫人为何这般重视宋瑶。
    不过下人就是下人,心里如何想,面上却不会显露出来,只是尽本分的提醒道:“宋娘子,吉时就快到了,还请配合奴婢等人梳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