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棋牌游戏网站 > 历史军事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七十章 走为上计
    “柳家的后台颇强,柳家权势现在正呈上升势头,按照朝廷惯例,出任吏部侍郎,下一任将是尚书左右丞,下一步就是参知政事了,也就是说,柳然的父亲十年之内很有可能拜相。
    而我们朱家皇恩渐尽,你父亲被外调离京,祖父我也出任虚职,实际上开始走下坡路了。
    这个时候如果朱柳联姻,以朱家的财力配合柳家的权力,足以止住朱家的下滑势态,使朱家能够重新起势,所以你和朱然的联姻就关系到朱家的前途命运了!”
    朱元骏说得十分诚恳,而且用大义施压,这番话让任何一个朱家子弟都无法拒绝,你不答应就是对家族的背叛。
    朱佩低头半晌道:“事关重大,让孙女多考虑几天吧!”
    朱元骏没想到朱佩居然松口了,顿时大喜,连忙道:“考虑几天无妨,但你要告诉我,究竟要考虑几天?”
    “三天吧!三天后,我给二祖父一个明确的答复。”
    “好!好孩子,你真是家族的第一大功臣啊!将来家族兴盛,我一定把你的名字列入宗祠之中。”
    “二祖父,以后事情再说吧!估计三祖父要回来了,这件事我不想让他知道。”
    “你说得对,确实不能让他知道,商人目光一向短浅,他不懂政治上的事情。”
    朱元骏也生怕撞到朱元丰尴尬,便起身道:“那祖父就回去了,三天后听你的好消息。”
    朱元骏心花怒放地告辞走了,他刚走,剑梅子便皱眉问道:“阿佩,你不会真的要嫁给那个柳然吧?”
    “嫁他个大头鬼!”
    朱佩跳起来道:“赶紧收拾东西,我们走!”
    剑梅子愕然,“要去哪里?”
    “当然是回吴江祖父那里去,阿呆的娘这两天也要回去,我正好和她一起走。”
    剑梅子顿时明白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朱佩这一走,朱二老爷就抓瞎了。
    剑梅子笑道:“你又叫他阿呆了,当心他生气。”
    “他才不生气呢!本姑娘叫他阿呆是看得起他,再说在别人面前,我不叫就是了。”
    说了半天,朱佩顿时急道:“说这些做什么,赶紧收拾东西,阿文呢!阿文,赶紧过来!”
    .........
    当天下午,朱佩给三祖父朱元丰交代了一下,朱元丰也支持她回吴江,但最好是回吴县,朱佩将兄长托付给三祖父,这才带着剑梅子和丫鬟小环,从后宅码头上乘坐一艘小船离开了府宅。
    半个时辰后,朱佩乘坐的小船在范宁的后宅码头停了下来,朱佩一眼便看见丫鬟小冬,正好站在后面处,她连忙挥手喊道:“小冬!”
    小冬看见朱佩,顿时惊喜地跑下来,“姑娘怎么来了?”
    “我就不能来吗?你这小妮子偷偷摸摸在后门做什么?不是在和情郎传递消息吧!”
    小冬脸一红,忸怩道:“姑娘笑话我呢!我哪里有什么情郎?”
    朱佩冷笑一声,“是我说错了,你确实没有情郎,但你有未婚夫,对不对?”
    小冬今年十五岁了,去年他父母给她定了一门亲事,是京城一个卖豆腐家的儿子,年方二十,虽然门第不高,但毕竟是京城本地人,祖上在内城传下一间小院子,这家境已经非常不错了。
    双方定了亲,明年小冬十六岁时,八年的侍女契约也正好到期,小冬便可以正式出嫁,当然,朱家和范宁都会给她一份丰厚的嫁妆
    朱佩沉着脸道:“小冬,你在外面见未婚夫,没人会说你什么,但我要警告你,小官人不在京城之时,你若敢把未婚夫带进府来,坏了规矩,你非但一分嫁妆没有,还要吃官司,你明白吗?”
    小冬吓得脸色苍白,连连摇头,“打死我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在京城,这种事情确实比较常见,一些仆妇丫鬟趁主人不在家,便将外面的情郎带入主人后宅中厮混。
    若情郎不学好,还会勾引一些无赖浪子一起来玩,甚至娼妓也带进来,将主人府宅闹得乌烟瘴气,败坏了主人名声,所以朱佩必须要警告小冬,这小妮子心思比较活络,得防着她一点。
    “算了!若小官人不在京城,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估计也害怕,你就先回朱府和父母住一起,等小官人回来后再接你。”
    “谢谢姑娘,小冬听姑娘安排。”
    小冬犹豫一下又问道:“小官人最近要离京吗?”
    “我也说不准,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朱佩带着剑梅子和小文从后门进了府宅,后门是和下人房想通,朱佩又从另一道小门进了后宅,正好看见张三娘在后院扫地。
    朱佩连忙上前道:“大娘,让我来,你坐着休息!”
    张三娘最喜欢朱佩,不知多少人要给儿子做媒,都通不过张三娘这一关,张三娘可是看着朱佩长大的,多少年前她就做梦自己儿子和朱佩成亲,现在眼看美梦有希望变成现实,她哪里还看得上其他人家女儿。
    张三娘连忙摆手笑道:“你这个千娇百媚的小娘子哪里能做这种粗活,大娘是身子有点乏,特地来扫地活络活络筋骨。”
    张三娘忽然看见剑梅子和小文拎着大包小包行李,不由一怔,“阿佩,你这是?”
    “我要回去吴县木堵镇去探望祖父,听阿宁说大娘这两天也要回去,所以想和大娘结伴走呢!”
    张三娘顿时大喜,“好啊!我是明天就启程,你来得及吗?”
    “当然来得及,我东西都收拾好了,今晚我恐怕要住这里了,陪大娘说说吧!”
    虽然朱佩晚上住在这里有点不太妥当,但张三娘是乡下妇人,她考虑问题比较实际,明天天不亮就要出发,朱佩当然要住在这里。
    她连忙对小冬道:“你去告诉小官人,就说佩姑娘明天和我一起回吴县,让他租一艘大点的船。”
    “知道了!”小冬飞奔而去。
    张三娘又对朱佩笑笑眯眯:“这里空房间很多,你今晚就住大娘房间对面,那里正好有现成的被褥,阿梅和小文也住在后宅,我收拾两间屋子出来。”
    朱佩俏脸一红,范宁一般睡书房,他把主人卧房留给父母,但张三娘知道主卧房是儿子和儿媳的,她不能住,她便睡在次卧房,她说的对面房间就是主卧房,朱佩怎么能不脸红?
    不过脸红归脸红,朱佩还是心安理得地住进了主卧房,她换一身男装,头戴纱帽,身穿襕袍,手执一柄折扇,便迈着书生步向前院走去。
    刚走到外院长廊,朱佩便遇到了匆匆走来的范宁,朱佩抱拳笑道:“范兄,船订好了吗?”
    “本来就订的千石客船,不用换,不过你怎么要回吴县?”范宁奇怪地问道。
    朱佩摇摇扇子道:“本东主要去巡视一下木堵的仓库和奇石馆,不很正常吗?”
    田黄石虽然三年前开始打开名声,但真正被好石者认可,却是在去年,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包括天子给五品以上官员每人用田黄石刻了一枚印章,以及去年新年期间,皇宫举行了一次田黄石精品展览,才算彻底让玩石者认可了田黄石,和太湖石相提并论。
    受田黄石的带动,冻石寿山石也跟着成了观赏石,成为京城文人所爱之石。
    从去年开始,开张了三年的奇石馆,利润才终于滚滚而来,去年秋天,石破天奇石馆又在外城开了第二家店。
    范宁当然知道朱佩只是开个玩笑,想必是回去探望祖父。
    他苦笑一声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几时才离京?”
    范宁说的离京是去长江口查看准备情况,他有可能参与正式远征,但还没有定下来。
    朱佩眉头轻皱,“还没有明确消息吗?”
    范宁摇摇头,“赵宗实还没有回来,所以定不下来,得再等几天,其实我也希望三月份再说,那时几个师弟也该考完了。”
    朱佩浅浅笑道:“这个恐怕由不得你!”
    “我知道,我只是这样希望而已。”
    两人并肩在梅林缓缓而行,欣赏着几株开得正盛的腊梅,一阵阵幽香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
    “你觉得他们几个有希望考中吗?”
    “董坤和蔺弘希望比较大,其他三人我不敢说,虽然我觉得他们不错,但毕竟科举中有才华的人太多了,竞争激烈,不过就算考不上科举,他们可以去考太学,成为太学正式生,将来也同样会有出息。”
    朱佩嫣然一笑,“你这么有心,相信他们都会考得不错!”
    片刻,朱佩又笑道:“徐庆我留给你了,我已经吩咐过他,让他跟着你吧!我看他也喜欢替你做事。”
    范宁默默点头,如果他要去海外,徐庆还真的很重要,自己确实需要一个像他那样武艺高强的手下。
    “徐庆究竟是什么来历,他怎么对你祖父忠心耿耿?”
    朱佩淡淡道:“他原本是个江洋大盗,作案累累,心狠手辣,但他却事母至孝,有一次他母亲眼看要病死,情急之下,他跑来跪求我祖父,我祖父便用一棵祖传的千年人参救活了他母亲,又替他用各种名贵药材养母亲十年。
    他母亲最终还是在十年后病逝,临死前要他报答我祖父的恩德,从此他便金盆洗手,跟随在我祖父身边,忠心耿耿,但朱家上下,只有祖父和我能唤得了他,连我父亲指挥不动他。”
    范宁不解地问道:“你祖父能唤动他,我可以理解,但他为什么对你也忠心?”
    朱佩反问道:“你觉得徐庆多大了?”
    范宁一直以为徐庆才二十多岁,但听了朱佩一番话,他有点迟疑起来,徐庆显然不止二十余岁。
    “以前我以为他很年轻,但我现在不知道了?”范宁老老实实道。
    “告诉你吧!他今年四十二了。”
    范宁吓了一跳,徐庆居然四十多岁了,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他跟随我祖父十五年,我刚出生他就负责抱我,一直照看我到现在,我感觉他心中把我当做女儿了。”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