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棋牌游戏网站 > 玄幻魔法 > 九瞳至尊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你下去
    太阳当空,人声鼎沸。
    圣宗内门偌大的广场上,人头攒动,过节一样热闹。
    “看,又有一个守擂的被清除了!”
    “可不是,排名四十的对上排名第二十五的,还真是不够看的呀。”
    “谁说不是呢,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初就弃权了,也好保存实力,这下倒好,死磕,受伤了吧?”……
    看热闹的一直不怕事儿大,高谈阔论中不断指点江山、评头论足,殊不知他们自己连上场比试的资格都没有。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吧,在哪里都一个德行。
    外门那十七个弟子,除牟子枫坐在原地没动以外,其他人无不铩羽而归,个个都带了伤,特别是圣天枢山那三个弟子,伤势严重,已经到了无法再次比试的地步。因为圣天枢山的弟子好像天生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一看见对手,就像野狼看到了肉,不咬上一口,决不罢休。
    圣天枢山阁主胡波也是一脸苦笑,“怎么每次都这样啊,这一场没胜,回去可咋交代呀。”
    “老胡,稍安勿躁。”万格隆拍了拍胡波的肩膀,“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努力!”
    胡波翻了翻白眼,“老万,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的倒轻巧,有能耐让你的人上啊,对了,忘了你圣瑶光山那个人族弟子的修为了,连上场都不敢!”
    万格隆也是碰了一鼻子灰,愤愤开口,“老胡,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可他看向正坐在地上呼吸吐纳、老神在在的牟子枫,也不禁摇头叹息,“这牟大师是在干什么呢?来睡觉的么?”
    可他偏偏还不敢催促,“这小子可是圣宗内门太上长老眼中的香饽饽,稍不注意给得罪了,那自己荣升内门执法院首席执法长老的夙愿还不分分钟泡汤?!”他也只能苦笑一下,静待事情的发展了。
    眼看时间过午,那上百座擂台上的比试也到了最后阶段,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擂台,已经名花有主,恢复了平静。又过了能有一炷香的时间,擂台上彻底安静了下来。
    围观众人将目光重新聚焦在了广场空地上那十个人影身上,大家都知道,最精彩的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至于坐在一旁的外门弟子——奇葩牟子枫,则被人自动忽略了,“开玩笑呢,一个八阶大魔师中期修为的弟子,还想挑战?那不是管尼姑要孩子——根本不是难为他吗?天没黑呢,就开始做梦?!”
    擂台上那一百个弟子也忐忑不安、眼巴巴地盯着那十个人看,不知道是否倒霉,让他们挑到自己的擂台,如果挑到了,岂不是先前的所有努力就都白费了?
    所以,他们无不在心中暗暗祈祷,“不是我!不是我!千万不是我!”
    贾小毅戏谑地看着牟子枫的身影,“这小子这回可是光腚推磨——转圈地丢人啊!看他还能神气起来?”他感觉自己心中的一口浊气,稍微释放出了一点儿,没那么憋得慌了。
    “快看,何师兄动了!”突然,坐在贾小毅身边的那个女弟子尖声叫了起来。
    女弟子口中的何师兄叫何钊,内门排行榜排行第七,九阶大魔王巅峰的修为,半只脚已经踏进了魔尊阶别,说他是半步魔尊谁也说不出来什么。
    何钊长得英俊潇洒,一米八三的个头,身材匀称,面白朗目,也算一表人才,平时说话体贴、温柔,收获了不少芳心,他在内门的粉丝数以十万计。
    他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别看他平时温文尔雅,一副儒者的样子,可他来自外门的圣天枢山,打起仗来属于拼命三郎那一伙的,可以越级战斗,普通的一阶魔尊初期强者在他的眼里还真不够看的。
    就是凭借着这股拼劲儿,他一路从排行榜前一千名硬是杀到了第七名,经历过大大小小五千多次战斗,身上受的伤就像天上的星辰,数都数不清了。
    他一站起身形,一股肃杀之气立马从他身体里弥散开来,那股杀气,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才有的,普通的一阶魔王别说战斗了,即使闻到那股杀气,也能吓个半死。
    说时迟那时快,那十个弟子就像商量好了一样,纷纷站起身子,相视一笑,向那擂台的方向踱去。
    “咝!”
    擂台上守擂的弟子无不倒抽了一口凉气,“大哥,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好!”心中的忐忑挪到了脸上,特别是那些已经经历了几次战斗,魔力消耗十分明显的弟子,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何钊走了几步,走到了最近的一个擂台边,看都没看那守擂的弟子一眼,“噌”地一下飞上了擂台。
    “你,下去!”他平静地开口。
    那个守擂的弟子排名在四十名左右,曾经是何钊的手下败将,看到何钊拽拽地上台,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嗖”地一下,飞了下去。
    何钊老神在在地坐了下去,又开始了呼吸吐纳,仿若这件事情天经地义一般。
    “帅!何师兄太帅了!”
    “是啊,帅呆了!”
    其余九人也学着何钊的样子,拽拽地开口。除了有一座擂台那个弟子有点不忿,发生了打斗而被秒了以外,其余八人都顺利地赶走了对手。
    牟子枫也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走到一座擂台前,“噌”地上了擂台,对着那个九阶大魔王中期弟子伸出了一根手指,“你,下去!”
    “什么玩意?”
    “他以为他是谁呀?这小子也太狂了吧?”
    “是啊,是不是刚才他坐在地上做梦了,还没醒呢?!”
    “我呸!一个外门弟子还敢和何师兄学,真是自不量力!”
    看台上的弟子短暂停顿了一下,就像滚开的油锅里倒进了一瓢凉水,立马炸开了锅。
    那十个刚刚丢了擂台的弟子也停住了脚步,狐疑地看着牟子枫,就像看小丑一样。
    万格隆、胡波等人擦了擦眼睛,也是一脸懵逼。
    唯有贾小毅一脸阴笑,“自不量力的东西,你以为这是在圣瑶光山呢?”可转念一想,他又乐了,“好!”他大声叫起好来,巴不得那个九阶大魔王中期弟子一巴掌呼死这个人族小子才解恨呢。
    赛桦也愣在了原地,她早已通过威逼利诱的手段,迫使一个九阶大魔王中期弟子屈服,答应最后一刻主动让出自己的擂台,送牟子枫一个顺水人情,让他顺利晋级,可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赛桦所有的努力都打破了。
    “牟子枫,你回来!”情急之下,赛桦脱口喊了出来。
    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赛桦的身上,“原来猫腻在这儿啊!”
    众弟子和长老都有一种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的感觉,“怪不得这小子才这么点修为就能参加试炼比试呢,感情人家有靠山啊!”
    “师妹,你……”司空南苦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这个傻娘们,你就算要帮这小子,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呀,这不是和尚头上的虱子——太明显了么?!”
    赛桦喊出口以后,也感觉自己有点唐突,脸上一会红一会白,毕竟当着这么弟子的面儿喊出牟子枫的名字确实有作弊的嫌疑。
    那个被牟子枫喊下去的九阶中期大魔王也是一脸懵逼,“这是什么情况?我是该让还是该和这小子打一架呢?”
    “哄!”
    下面的弟子开始起哄,“有太上长老撑腰又如何?这里可是内门,就不信你一个太上长老还能一手遮天不成?”
    牟子枫倒不知道赛桦已经私下里给他安排好了擂台,即使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更不会到那个擂台上去。
    修士修行本就是与天争命,如果是遇到了强大的对手,你还能指望人家发善心让你不成?
    这次可以投机取巧,那下次呢?在下次呢?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想到这儿,他冲赛桦摆了摆手,“赛长老,我们很熟么?!”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戏谑、一种坚毅,毫不拖泥带水,看似揶揄,可一下子就把赛桦摘得干干净净。
    赛桦的眼中异样的神情一闪而逝,这小子还真有点意思呢。
    “哄!”台下传来了一阵哄笑声。
    “我们原来以为这小子的后台是赛桦长老呢,可现在一看,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他简直疯了,这下子可有好戏看了!”
    “是啊,连太上长老的好意都敢忤逆,也太狂了,正好让陆师兄教训教训他,让他长点记性!”
    “虽然打斗中不能出人命,可让他受伤还不是小菜一碟么?”
    围观的弟子和长老都不看好牟子枫,因为修为摆在那儿,根本和那个陆师兄就不是一个段位的!
    “你小子,牛!”
    面前这个九阶大魔王弟子从牟子枫的话里听出了话外音,那就是这小子根本就不是赛桦的心腹,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犹豫地呢,要是连一个八阶大魔师中期的蝼蚁都碾不死,还不如找一块豆腐,一头撞死呢!
    “来吧,我看你小子如何让本王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