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棋牌游戏网站 > 女生言情 > 掌姝 > 第一百九十七章苦心
    锦昭见母亲脸上露着温和的笑容,不明所以的伸手将信接了过去。打开一看,略有些熟悉的字迹立刻映入她的眼帘,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大概时间久远,总之记得不是太清楚了。锦昭低眉认真的去看信的内容。
    不过片刻功夫,锦昭便看完了,然后慢慢将信合上。
    见此,傅氏问道:“看完了?”
    锦昭“嗯”了一声,点头应道:“看完了。”
    脸上平静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傅氏见她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出声问道:“既是看完了,给母亲说说你的想法?你舅舅亲自写这封信来,主要是想问问你的意思,信上的内容你也看了,你舅舅有心促成这门亲事。”
    锦昭抬了抬眸,原来是舅舅的笔记,怪不得看着有几分眼熟呢。
    傅氏耐着性子等着,也不急于催她,锦昭暗自思量了一番,才开口道:“我对表哥不过是兄妹之情,谈不上男女之意,这次恐怕要叫舅舅失望了,还得劳烦母亲代锦昭向舅舅解释一下,这门亲事,恕女儿不能答应。”
    傅叶对她很好,但在她看来,两人之间并没有男女之情,若是她就这么答应了,难过自己这一关不说,对傅叶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母亲听到她这么说,颇有诧异,出声问道:“怎么,叶儿这孩子哪点不合你意?我看这孩子倒是不错的,你要是嫁给了她,母亲也放心。”
    锦昭听后心头一紧,母亲这话说的再明显不过,看来她对这门亲事十分满意。
    至于傅叶,她怎么会不喜欢,但这种喜欢绝非男女之间的喜欢,一直以来,她可是把他当做兄长一样看待,突然要她嫁给他,总感觉十分别扭。
    锦昭无奈说道:“怎么会呢,表哥那样好的人,我怎么会不喜欢,只不过一直以来我把表哥看做兄长儿已,我的喜欢也只限于兄妹之间,并非男女之间的喜欢,真让我嫁给他,女儿怕是不能接受这门亲事。”
    苏锦昭回绝的十分干脆,倒是出乎傅氏意料之外的,她原以为她会犹豫,没想到却是一口回绝了她,眼看这件事到了没商量的地步,傅氏不甘心,便又劝说道:“叶儿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的人品自是没话可说,与其嫁给一个花时间去了解的人,还不如嫁给一个知根知底的。”说着,母亲叹了口气,“人这一生不过匆匆数十年,喜欢的还不一定是真心对你好的,难得叶儿这孩子钟情于你,你嫁给他,以母亲对他的了解,往后自然不会亏待于你,何况这些年,他对你们姐弟两的好,母亲可都是一一看在眼里的,要真让母亲为你挑一位良婿,母亲一时半会还想不出来比叶儿更适合的人选。不如,你听母亲的劝,再考虑考虑,母亲也是为你好,总归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的。”
    傅氏说了很多,苏锦昭静静地低头倾听,也在心底暗自思索了一番,待傅氏说完,苏锦昭开口说:“瞧母亲说的,女儿自然明白你是为我好,可是感情的事,勉强不得。当初母亲还不是为了父亲回绝了多门亲事,母亲都想嫁给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又何必为难女儿,叫女儿嫁给不喜欢的男子。”
    锦昭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前世从外祖母那里听来的。那个时候她和母亲因为她嫁宇文煜的事情闹别扭。外祖母无意间便说起了母亲的事情。
    听到这样的话,傅氏身子一僵,脸色算不得太好。嘴角上的笑意正一点一点的敛去。
    看着母亲微样的神情,锦昭此时有些后悔说出那样的话了,方才也是一时情急才说漏了嘴,这下她后悔不已。
    正暗自后悔时,却听到母亲问道:“这些事,你是听谁说的?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也难怪母亲会问她,这些事,外祖母告诉她的时候,她可没和母亲提过,外祖母那里就更没说了,因为在第二年的初春,外祖母便走了。
    见锦昭不说话,傅氏又继续问道:“是你的父亲,还是沈曼心那个女人告诉你的?”
    锦昭没想到母亲会提到沈曼心,母亲很少在人前提起那个女人,仿佛由心底恨透了沈曼心。想当初她们可是十分要好的闺中密友,母亲的事,想必沈曼心都是知晓的。被自己最为要好的朋友背叛,被最爱的人伤害,是多大的打击。
    未免母亲再说起这些不愉快的往事,触到痛处,锦昭出声打住道:“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母亲就别乱猜了,方才是女儿一时口误,说错了话,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表哥的事,女儿是不会让步的,还请母亲莫要逼迫女儿才是。”
    逼迫?
    傅氏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态度决绝的少女,她做这些不过是为了对方好罢了,却成了逼迫,听来叫人伤心。
    良久,傅氏才开口:“你是我傅映华的女儿,作为母亲,总归不会害了你的。你以为母亲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将来的幸福着想,嫁给一个喜欢你的男子有什么不好的,难道像母亲一样,付出了真心却要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不成,母亲不想你步我的后尘,那样剩下的便只有痛苦,你可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
    锦昭不由得一愣,她没想到母亲会对她说这样的话,母亲是个重面子且自尊心强的人,这大概是她最不愿意提的,偏偏在她面前说出来,这得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到面不改色。
    她忽然有些明白母亲当初为何一再坚持不同意她嫁给喜欢的男子,原来是怕自己走她一样的路。那时的她,却并不知道,甚至一度不谅解母亲的做法,说了许多气话,想必没少惹她伤心难过。
    想至此,锦昭心中微动,上前去握住傅氏的手,缓声说道:“母亲,女儿从前没少惹你伤心,你可千万不要生女儿的气,不理女儿了。”
    傅氏听得一愣,这话从何说起。
    “说什么糊涂话,母女之间哪有隔夜仇的,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母亲怎会不理你呢,只是你要明白母亲的苦心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