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棋牌游戏网站 > 武侠修真 > 冥河传承 > 第二百六十章 堵门
    第二百六十章堵门
    陈晓没有催促,静静地等待着此人的答复。
    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一股无形的压抑弥漫开来。
    “好,我答应了,明日我就回山。”这名圣甲门长老考虑了一会儿,选择了妥协。
    “现在。”陈晓严肃地说道。
    “现在?好,就现在。”圣甲门长老看了陈晓一眼,发现了他眼中的杀气,立即答应了下来,反正都妥协了,也不在乎再多妥协一点。
    说罢,圣甲门长老挥了挥手,准备让人都回去。
    可是他的手刚刚抬起,杨盘便拔剑而出,一剑刺出,几十道剑光闪过,一息之间,在场所有人,除了这名长老之外,其他人全都被一剑穿喉而死。
    “嘶——”这名长老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陈晓出剑太快,快到他根本反应不过来,也就是说陈晓要杀自己,也就是一剑而已。
    而且陈晓所为太狠了,太冷酷了。
    这名长老连屁都不敢放一句,强撑着想要发颤的身体,开口道:“陈前辈,晚辈立即便走。”
    说完,抱着盒子,施展轻功离开了,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陈晓提着剑,走进了城主府,再出来的时候,府内的所有圣甲门弟子尽皆被屠。
    紧接着,陈晓纵身而起,飞空而去。
    圣甲门的山门距离圣甲城并不是太远,以大宗师的修为和轻功,一个时辰足矣。
    这名长老料想不到的是,陈晓在空中,隐隐地跟着他。
    这名长老和守山弟子打了声招呼便进了山门。
    “参见执事长老。”守山弟子恭敬地问好。
    所谓执事长老,便是做事情的长老,有着长老名位和待遇,却没有掌握宗内实权,也不是那些不掌权却有潜力的清贵长老。
    上门之中,有潜力晋升天人,一心修炼的清贵长老他们的身份地位是长老之中最高的,然后是掌握宗门大权,负责宗门运作的长老会。数量不等,一般都在九名长老以上,这些人的地位又比前者低一些。紧接着便是执事长老,他们是宗门的中坚力量,没有多少晋升潜力或者是寿元过大的养老人员,他们一般都在宗门外打量宗门的外务。
    地位虽然是长老之中最低的,但却握有实权,在宗门之外,一个个都属于封疆大吏。
    ―――――――――――――-
    伍靖秋做为上门执事长老,运气并不好,他掌管的是圣甲城,圣甲城就在圣甲门眼皮子底下,他这个封疆大吏当得是名不符实,权力并没有其他执事长老那么大,捞好处也没有其他执事长老那么丰厚。
    对于一个寿元只有四十年不到的大宗师来说,这一点让他十分不满。他年轻时也为宗门流过血,为宗门出过力,老了还不能好好地享享福。
    所以,他开辟的家族并不在圣甲城,而在其他大城市发展。
    这一次他侥幸从陈晓手中逃得一命,算得上运气,但下一次呢?
    人老成精,伍靖秋的心里已经开始有了其他打算。
    伍靖秋很快便得到了太上长老的接见。因为事关绝情天人,圣甲天人也不敢怠慢。
    “伍靖秋见过圣甲师叔。”伍靖秋见礼道,说实在话,伍靖秋和圣甲天人是同期的师兄弟,几乎同时成为圣甲门的真传弟子,足见伍靖秋的资格之老了。可问题是,两人拜的不是同一个师傅,所以圣甲天人的修为达到天人之后,他也要以师叔相称。
    “原来是靖秋啊,坐吧,不用客气了。”圣甲天人看到这位同期师兄弟,心情也好了很多。
    伍靖秋和他有些交情,当年在真传弟子阶段也是他的铁杆支持者之一,他十分了解此人。野心不大,上进心不足。
    上门的真传弟子之间,也是有分级的,圣甲天人的天资更高,当年便是真传弟子之中的佼佼者之一,相比之下,伍靖秋就要平庸得多了,而且年龄也比圣甲天人大上十岁左右。
    “一个多时辰前,陈晓杀上门来,屠杀了圣甲城的城主府,放了我一条生路,让我拿着它来见您,向您约战。”伍靖秋大声汇报道,随后半跪在地,逞上盒子。
    “里面是什么?”圣甲天人面无表情地问道。
    “这个……”伍靖秋迟疑了,他有些不敢说啊。
    “说!”圣甲天人严肃地强调道。
    “是圣盾师叔和铁木师叔的人头。”伍靖秋难过地说道,脸色一片苍白。
    ―――――――――――――-
    圣甲天人被气得一掌拍碎了旁边的桌子,随后便控制住了情绪,沉声喝道:“好,好一个绝情天人。”
    伍靖秋被吓得保持着姿态,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圣甲天人伸手将盒子吸了过来,打开来瞧了一会儿,轻声叹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真心为这两位师弟死得不值而可惜。
    “你见过陈晓出手,你认为他怎么样?”圣甲天人问道。
    “出剑很快,快到我都无法反应,他要是想杀我,也就一剑了账。”伍靖秋如实回答道。
    “他手中的剑你可见过,听说过?”圣甲天人问道。
    “没有,不曾见过和听说过,应该是一把新出世的宝剑。”伍靖秋回答道。
    “到底是浣花剑派,底蕴深厚啊,这种专破横炼金身的宝剑还真的存在。”圣甲天人怀疑陈晓手中的剑是专门为了破横炼金身而铸造出来的。
    否则怎么解释圣盾天人和铁木天人的死呢?
    两人一起死去,确实太让人惊愕了。
    “怎么可能有这种宝剑存在?就算有,也不可能普及吧?”伍靖秋神态紧张地问道。
    “哼,肯定不会太多,否则浣花剑派也不会被我们压制了几十年。不过,这位绝情天人还真的是找死啊!”圣甲天人冷哼道。
    “圣甲师叔得是,此人就是在找死。”伍靖秋点头附和道。
    忽然之间,外界传来了一股强大的气势,这股气势冲天而起,几乎笼罩着整个圣甲门山门。
    圣甲天人脸色一肃,从屋里走了出来,一个纵身跳到了空中,远远地看到了山门外的那个渺小又强大的身影。
    圣甲天人也放出了气势,他的气势抵御住了陈晓的气势。
    陈晓淡淡地伸出手指,遥遥一指,伸出大拇指,然后倒转过来,毫不给面子地挑衅。
    ―――――――――――――-
    圣甲天人气疯了,差点忍不住冲出去和陈晓拼命了。
    可惜,他现在是圣甲门唯一的天人,他不可能不顾大局,他可以死,但不可以让圣甲门几千年的传承在他手中断掉。
    陈晓的道途已断,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发疯的疯狗,说不定就会采用同归于尽的方式,拉他一起去死。
    这一点,圣甲天人不得不重视和注意。
    一旦圣甲天人陨落,而圣甲门又没有天人坐镇,上门地位必然一落千丈,首先菀州的两大上门就绝对会打上门来,绝对不给留情。
    倘若有天人坐镇,哪怕只有一位天人,两大上门都会顾忌几分,不敢赌上一切和一家上门拼命。
    但要是没有天人坐镇,再强大的底蕴,没有转化为实力也是白搭。
    没有天人的上门,不一定会被灭门,但肯定会失去上门地位。
    排名靠前的几大中门都有天人坐镇,如果圣甲门没有了天人坐镇,还敢霸占着上位的地位,恐怕用不着上门出手,几大中门的天人就会杀上门来了,既可以灭了圣甲门瓜分它的底蕴,又能够取代它的上门地位,简直不要太美妙。
    “唉,通知李长老、王长老和申长老,让他们服用破境丹药吧,现在不得不牺牲他们了,否则我们圣甲门太虚弱了。”圣甲天人虽然请了外援,可是人家离得有些远,肯定没有陈晓速度快。
    再说了,你能指望请来的外援会真的和陈晓拼命吗?
    信不信,陈晓一旦和人玩命,这些人绝对一个个都会选择明哲保身的消极态度做事。
    老子是来帮手,赚人情的。不是真的来为了你圣甲门和人拼命的。
    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宗门与宗门之间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说不定到时候,这些请来的外援还会转头帮助陈晓灭了圣甲门,只要灭了圣甲门的利益大风险小,他们绝对不介意出尔反尔的。
    ―――――――――――――-
    你看看浣花剑派,被压制了几十年,被一字慧剑门在明面上挑衅,最后还是忍着,明明可以请外援帮忙,他们也不请。
    “圣甲师叔,真的这么严重吗?”
    除了闭关冲击天人的三名长老之外,王长老、李长老和申长老但是第二批有潜力自行冲击天人的清贵长老了。
    现在圣甲天人的意思便是让他们牺牲未来,冲击天人。
    破境丹药乃是这方世界的独特技术之一,这种丹药的配方和炼制方法一直都被上门所垄断,而且每一家上门的功法不同,配方和炼制方法都不一样。
    不少新生上门,都没有掌握这种技术,这种技术只有老牌上门才掌握有。
    它也有它的副作用,它的副作用便是寿元和潜力。
    正常突破天人的武道修士,寿元可达正常的六个甲子,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修为可以上涨,不管上涨速度快与慢,总之正常突破的武道修士,一般都会会晋升天人中期。
    但是一旦服用破境丹药,它就会彻底燃烧修士的潜力,破开大宗师到天人的超凡门槛,不过可惜,这种突破是强行的,非法的。
    所以,突破之后,只有天人初期的能力,寿元仍然是大宗师的寿元,突破天人增加的那一个甲子的寿元已经被燃烧掉了,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彻底没有了未来。
    甚至这些人比陈晓这样破了道途的天人还要惨。
    陈晓被人破了杀父杀母杀兄杀弟杀妻杀子,杀尽苍生的道途,还可以选择其他道途可走。而且他的寿元是正常的六个甲子,潜力尤在。
    当然,走其他道途的可能是存在,但能够办到这一点的人很少,所以江湖上毁人道途才最招人忌恨。
    ―――――――――――――-
    如果悟道和找到适合的道途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早就天人满天飞了。
    有潜质突破天人的大宗师,整个江湖之上,数量是天人的百倍千倍甚至万倍,可是天人依然只有这么点。
    另外,用破境丹药突破天人,灵觉不足,掌握力不足,实力就自然要比正常突破的天人弱了一筹甚至是两三筹。
    所以,他们的威慑力有限,只能够靠着一条烂命,有能力拉个垫背的特性来彰显自身的地位了。
    “去下令吧,希望他们三位能够为了宗门做出牺牲,宗门是不会亏待他们的。”圣甲天人长叹一声道。
    其实,如果有的选择的话,他也不想这样做,这样做是在削减门派的整体潜力,甚至有可能造成天人断代的可怕后果。
    这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几颗破境丹药也就罢了,这玩意儿炼制困难,为天地所不容,但以上门的底蕴,两位数以内的破境丹药还是拿得出来的。
    况且这玩意儿其实也非常鸡肋,用处有限,用了比不用的副作用还要大,就是一种不得己而为之的下策。
    伍靖秋真的去下令了。他的心情顿时好多了,李、王、申三名长老乃是比他还要晚两届的后进,可是他们却远远地超过了伍靖秋,成为了第二梯队冲击天人的种子。
    可惜啊,现在他们为了宗门不得不服用破境丹药冲击天人。
    那玩意儿,在伍靖秋眼中,用了还不如不用。
    牺牲太大了。
    “嘿,成为天人,就要去和陈晓拼命,那可就好看了,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在陈晓的剑下活下来。”伍靖秋在心里暗笑道,幸灾乐祸。
    伍靖秋早就不满别的执事长老在外面大捞特捞,而他在山门眼皮子底下,有长老会盯着,捞好处都不敢捞太狠。
    伍靖秋现在才大宗师中期,这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突破大宗师后期,反正天人是绝对不可能的了,他现在只想在死之前,为家族捞到足够的好处做为底蕴。
    :